对话 Dialogue

华尔街见闻CEO吴晓鹏:我们需要更多技术人员

2014年03月20日 18:17
0

吴晓鹏说,我们发现如果在技术上有所投入会增长更快

pic

创媒工场-聚焦Media的资讯与社群平台。 微信找我:mediamaster

 

 

访谈时间:2014年3月19日

访谈对象:华尔街见闻创始人兼CEO吴晓鹏,原《21世纪经济报道》驻美金融记者,2010年底创立华尔街见闻网站,2012年底辞职回国全职运作该网站。

 

 

★我们准备第二轮融资;

 

★我们未来编辑部门招人不会再那么多了,技术方面还需要多一些人,我们发现如果在技术上有所投入会增长更快;

 

★我们的用户群里面做贵金属和外汇的比较多,散户比较多;

 

★这些用户群的需求是多样的:交易、看行情、资讯、互动、数据分析工具等等,未来我们想做的是给这样的用户群“一站式”的服务;

 

★工具类的黏性比较高,我们现在的产品还有改善的空间,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用户间的互动。

 

 

 

创媒工场:我们知道,华尔街见闻2013年拿到A轮融资并开始公司化运作,现在有什么新的进展?团队规模多大?

吴晓鹏:我们准备第二轮融资,目前团队有三十多人,一半是做内容的,一半是技术团队。我们未来编辑部门招人不会再那么多了,技术方面还需要多一些人。

 

创媒工场:为什么技术方面缺人?

吴晓鹏:我们早期都是做内容,但后来我我们发现如果在技术上有所投入会增长更快,内容这块也有提高空间,但不如投入在技术上提高空间更大些。比如,美国劳工部发了数据,我们如果设置程序自动读取数据后用机器发布出来就会更快一些。很多工作能不用人的话,我们就不用人。

 

创媒工场:现在技术都成熟了吗?

吴晓鹏:还不太成熟,内容上我们可以吸收到不错的人才,但是技术上找人比较困难,因为他们(做技术的人)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

 

创媒工场:你曾经说,网站UV达到一个量级的话,banner广告这种盈利模式也是走的通得,你现在还这样认为吗?

吴晓鹏:至少可以养活我们自己,我们广告的潜力还没怎么开发。我们了解到我们PC和移动端每日活跃人数有几十万,这样一个量开发的话足够养活我们自己。但是我们只有一个人在做广告。当然,广告多了会影响体验,有时候我们宁可广告少一点。

 

创媒工场:现在网络广告的形态很多,例如原生广告,不过像华尔街见闻这类网站做原生广告会不会比较难?

吴晓鹏:对,因为我们都是关于国家、宏观经济、货币政策一类的信息,不太可能发这类(原生)广告。

 

创媒工场:产品化这个方向上,你们现在想做免费的金融资讯终端还是想继续走Zero Hedge这样的金融博客之路?

吴晓鹏:Zero Hedge的用户量还是很大的,相当于国内一些大的金融门户网站。他们的Alex全球排名在1000多位,虽然发的文章数量比较少,但是流量可能比一些一天发几千篇文章的门户还要大。其实我们没有一个明确做资讯终端的概念,还是想定位一个群体。我们把用户群分为两类,一类是比较专业的投资者,另一类是金融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是为投资者服务的,从我们这里获取资讯,加工后给客户用。早期我们主要满足这些用户群的需求,但是他们的需求是多样的:交易、看行情、资讯、互动、数据分析工具等等,未来我们想做的是给这样的用户群“一站式”的服务,我们会根据我们的资源逐步推进这个事情。

 

创媒工场:从商业模式来说,这是先圈用户,做大流量入口吗?

吴晓鹏:目前我们没有开拓商业模式,还是以用户量为目标,其他的方面我们会开始探索。比如,跟一些研究机构合作,跟我们一起出产品,用我们的渠道推出去。我觉得如果我们成为一个投资者的入口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个产品分发出去,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

 

创媒工场:未来为采取付费模式吗?

吴晓鹏:我们绝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免费的可能会比付费的更好用。很多地方都有公开的数据,我们有做产品的空间,现在一些产品很全、很大,但是运用起来不是那么方便,我们的产品要做到简单易用,很多产品基于公开数据。

 

创媒工场:很多数据产品都有延迟的问题?有没有在数据方面开发产品?

吴晓鹏:我们有一些合作方,一些数据可以给我们,这些数据是可以做到实时的。数据开发方面暂时没有计划,因为我们的技术团队才刚刚组建,之前网站架构扩展性不好,最近几个月我们的工作就是推翻之前的架构,重新写,再接下来技术力量主要投入到让用户参与互动这方面。

  

创媒工场:你们关注的投资品门槛都比较高,普通投资者可能难以参与?

吴晓鹏:我们产品会逐渐丰富起来,一些迷你的产品会出来,受众面会大一些。一些做股票的比较关注我们,比如有些香港的投资者找到我们,因为港股的走势要看美联储宏观政策,关心宏观面的投资者很多人在看我们的东西。

 

创媒工场:你之前提到,离交易越近用户越多,你们会不会像雪球那样做交易接口?

吴晓鹏:考虑过,有一些技术类的公司希望跟我们合作,做一个产品出来,把交易接口引进来。有很多广告商也来找我们,希望给他们的交易账户导用户。但是外盘交易这一块可能会有风险,内盘这方面刚起步,规则还没完善,监管还不到位,所以这一块我们还是会谨慎一点。

 

创媒工场:从定位来讲,你们跟国内普遍做的财经资讯有些差别?

吴晓鹏:以前没做网站之前,我可能不会体验一个用户需要什么,现在我会去体验,比如我们会像用户那样去做一些交易,看用户在这个过程里需要解决那些问题,从体验来讲我们希望投资者在这个过程中的需求能够“一站式”被满足。

 

创媒工场:跟你们资讯比较匹配的投资产品有哪些?跨境ETF?

吴晓鹏:我们的用户群里面做贵金属和外汇的比较多,散户比较多。我们发布关于美国经济和金融资讯信息,他们是非常敏感的,他们盯的比较紧,我们有个实时发布信息的页面,人均停留时间是一个半小时,很多人其实是上班打开那个网页后就一直开着,到下班才关掉。他们需要一个盯盘工具,看什么在影响行情。用户会把它当作一个工具而非简单的媒体。

 

创媒工场:你们会开发工具类的产品?

吴晓鹏:对,工具类的黏性比较高,我们现在的产品还有改善的空间,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用户间的互动。

 

创媒工场:互动功能这一块华尔街见闻好像感觉不是很明显?

吴晓鹏:对,我们之前有很多技术都是兼职,走了好几批,不太稳定。我们这个评论的系统变了很多次,也导过新浪微博的评论,但是因为网站扩展性不好,所以用户体验很差,许多细节需要改善。

 

创媒工场:体验改善有很多可能在移动端就可以改善?

吴晓鹏:对,现在我们有很多就在移动端改了,移动为先,可能很多改进不会在pc端改了。

 

创媒工场:华尔街见闻的App有好几个,这是你们的策略?

吴晓鹏:我们想做一些尝试,主要精力在推广华尔街见闻的主app,其他的apps我们想看它们自然成长的情况。有很多投资品种,这一类apps我们可能多出一些,比如贵金属的app,打开以后就是黄金白银的内盘外盘交易数据,如果是外汇的,打开就是美元对欧元汇率之类的数据,打开的东西不太一样。我们的基础信息比较符合用户需求,早期我们没有想做贵金属投资者提供服务,但是我们看到苹果商店排名前五的贵金属app都是用我们的数据,所以不如我们自己做。

 

创媒工场:其他行业颠覆媒体行业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例如大的互联网公司介入类似的海外资讯行业,挑战还是很大的,你怎么看?

吴晓鹏:我们希望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早期我们重视全球经济与金融资讯的部分,国内外的信息差还比较大,接下来如果有大的互联网公司瞄上这一块,我们也有先发优势,我们是国内做得最好的,人才会愿意加入我们,另一个对我们会把所有精力投入到海外这一块,现在很多海外的专业人士愿意参与我们,而他们可能只会作为自己业务的一部分。我们会抓紧这个时间窗口,确立地位。

 

创媒工场:目前海外约稿多吗?

吴晓鹏:之前我们做过半年左右投稿,但那时候只有一个编辑,比较困难,所以后来就停掉了。以后我们可能会安排专门的人来做UGC这部分。我们在新闻的部分会更加规范一些,传统媒体的规范是非常好的,但在其他方面我们希望可以更加灵活一些。之前我们的用户贡献内容(UGC)这块比较弱,也跟我们的技术实力有关,后台比较难用,不敢开放给用户。

 

创媒工场:如何规避版权问题?

吴晓鹏:我们在内部希望把自己当作研究员的角色,把现有的资料理解之后写一个综合的报道。注重引用规范,这一块也是我们在加强的部分。

 

创媒工场:你们的工作时间跟投资者盯盘的时间是相近的?

吴晓鹏:我们有两个团队,一个写文章,一个做实时新闻的,做实时新闻的团队24小时轮班运作,周末也在运转,很多媒体人创业不太会选择这个方向,因为比较累。

 

 

关于华尔街见闻(wallstreetcn.com):

华尔街见闻网旨在为全球金融市场投资者和从业者提供经济和金融市场信息。2013年初,华尔街见闻获得平安创新投资基金数百万人民币的投资。

 

 

创媒工场微信号二维码